页面载入中...

  目前,人文社已经委托律师,搜集好证据,向法院递交了材料,立案可能还需要一个时间。剩下的这些侵权图书人文社将会陆续在市场上取证,一旦证据确凿就会向法院起诉,人文社方面称,通过这个会向这些侵权的出版社传递一个信息,希望他们主动地来跟著作权人的家属、跟我们联系,主动停止这种侵权行为,不然的话可能会面临诉讼的情况。

  选编本、名家解读本、自行发表版权声明是否就可免责?

  从这些出版社的书的命名和内容上可以发现,许多出版社都试图打擦边球,比如出选编、出名家解读。张洪波谈道:“关于选编的权力,出版界或者律师事务界有不同看法,有的认为应该达到一个确定的比例。但是从我们做实务角度来讲,这个比例不好确定,因为这个比例一来受行业管理的影响,其次要看你被别人选编的内容是不是对你整本书构成了冲击,比如你选编可能有名家后人的授权,量上可能没有达到我们想象的70%、80%,但是人民文学出版社的书也在销售,比如我发的订单10万,由于你这个书50%的内容跟我的雷同,是不是我的订单一下子缩小了很多?这个需要去调查取证。我们当前和日后跟作家签署图书版权合同当中,关于文集、选编本,尤其选编本的界限,需要稍微明确一点,有益于我们去主张权力。”

  延边人民出版社出现两个版本,这里面声明说:本套书在编审过程中有一部分作者未能取得联系,在此深表歉意,敬请作者见到此类声明后尽快与我们联系。“出版社自行在书上发表的版权声明是否有法律效力?按照《著作权法》或者《侵权法》,你侵犯著作权就是主观故意加实质性相似,不是你发个声明就可以推卸责任的。”张洪波说。

  原标题:台湾学者:因为要活 所以挺韩

  震天的吶喊,响彻台北夜空;旗海、人海、灯海,在韩国瑜选前凯道造势现场,交织成台湾民主政治史上最空前热烈的感人画面。当大学校长、上市公司董事长也在人群中,和一般庶民挤在一起,还暗自庆幸有抢到一张板凳时,你就知道,什么叫做“人同此心、心同此理”的民心思变,更是亲眼见证到,支持韩国瑜改变台湾真的是一种超大规模的社会运动,而不只是热情“韩粉”的追星痴狂。

  当“黑韩产业链”穷尽九牛二虎之力,想要彻底摧毁韩国瑜的社会形象,为什么却有这么多选民,在全台各地及离岛,用实际行动表达他们对韩国瑜的支持?与其说是为了韩国瑜或国民党,不如说是为自己和下一代的幸福着想而产生不能不站出来的迫切危机感。

‹‹  123  4    ››  显示全文
admin
冯骥才:唤起公众文化自觉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